象山县各村的村干部就开始千方百计地动员村民

时间:2019-09-16 14:11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5612号台风,Wanda,中文译名 温黛。老一辈人都叫她“八一大台风”

  1956年8月1日晚22时,5612号台风Wanda(温黛)在浙江省舟山专区象山县南庄登陆。登陆时中心气压920hPa,风速55m/s。美国海军在登陆前夕给予了她130kts的评价——这是当时自建国以来唯一一个以超强台风级别登陆浙江的台风。同时,她也是当时自建国以来登陆中国的最强台风。

  犹记得2004年的云娜,美丽的名字却给人们带来了极为恐怖的灾难,年轻的浙江人把云娜当做了唯一。然而只有老一辈人才记得,在云娜之前,已有一位逝去的王者在天堂默默地等待了五十年。她会继续等待,直到人们把它重新记起,或彻底忘记……与云娜一样,她也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名字,然而掩藏在美丽背后的杀机却让云娜望尘莫及。

  它就是5612号台风,Wanda,中文译名温黛。老一辈人都叫她“八一大台风”。

  1956年7月26日,一个巨大的低压区开始在马里亚纳群岛附近酝酿,并向北移动。关岛一连几天阴云密布。种种迹象都表明一个庞然大物即将生成。当时JTWC尚未成立,西北太平洋上台风探测和预报的任务由美国空军和海军联合承担。但空军并没有立刻派出飞机前去探测。直到3天后的28日,飓风猎人才腾空而起飞向离家不远的那堆云团,探测飞机传来了100kts的风速——3级台风。美国空军惊呆了,慌忙升格编号,于是Wanda就此诞生。与此同时,她在NMC中的编号是5612……此时副热带高压强力西伸北抬,Wanda在其引导下稳定地朝西北西移动,开始了她的征程。

  良好的辐散,微弱的垂直风切变,不错的水温——还有什么比这三样礼物更适合一个台风呢?Wanda没有辜负,开始稳步增强,每一次发报时强度都有所提升。编号短短半天后,美国空军的飞机就探测到了120kts的风力,空军随即将其升格为4级台风。29日,Wanda丝毫没有感到疲倦,在6个小时内增强10kts,达到145kts后,终于成为当年第二个5级台风——获得了任何一个热带气旋都会为之自豪的称号。又过了18个小时,Wanda终于达到了它生命的颠峰,美国空军探测到了890hPa的气压,并给予了它170kts的崇高评价。而NMC也将其定为90m/s的超强台风——即使在那个疯狂的年代,NMC的90m/s也是不多见的。此后环境已不允许Wanda继续增强,但Wanda依然稳定在155kts左右。

  在增强的同时,Wanda也不忘扩充自己的体积。热带低压时代庞大的体积为其打下了良好基础.一路西行,良好的高空辐散使Wanda的体积愈发庞大。在成为4级台风的同时,她的十级风圈半径竟然达到了335km,八级风圈半径550KM,整个风圈半径达700km,而环流直径更是在2000km左右!气象记录表明,虽然Wanda离冲绳最短距离时的距离也在300km以上,但那霸依然记录到了75kts的阵风……这是一个完美的热带气旋,是的,Wanda是完美的。只是可惜当时还没有卫星升空,今天的我们无法一睹Wanda的风姿,但气象机构绘制的天气图可以令人震惊。一个热带气旋一生拥有两个梦想:强大与毁灭。前者令人叹服,后者令人恐惧。尽管170kts,2000km,890hPa这三个数字依然不能成为天下无双,但WANDA不必为此感到难过,因为这已经够了,因为1956年7月底的副热带高压可以帮助她实现另一个梦想。奇迹就在这一刻诞生——7月29日,东经110°附近突然发展出西风槽,由于西风槽上下游效应使副热带高压大幅加强北抬,控制了我国华北及东北南部地区,中心位于日本海上空。这样一来,原本上海市气象台的近海转向预报将不再成立——在位置靠北的强大副高引导下,Wanda登陆中国沿海几成定局。

  整个台湾都受到了其庞大风圈的影响。台北风雨大作,从1956年7月31日到8月2日,台北市的过程雨量达到了297.3mm,仅31日一天就达190mm,要知道31日当天Wanda离台北市有500多公里远!基隆的极大风速达29m/s,Wanda风圈之大可见一斑。北部灾害尤为严重,淡水河水位暴涨,超过警戒水位1.7米,台北市附近低洼地带多处被淹。最后,Wanda在台湾带走了17个人的生命,另有15人受伤;近500座房屋遭到不同程度破坏……对于台湾来说,这算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风灾。

  这个庞然大物从一开始就引起了NMC的注意。在那个还没有卫星的年代,利用气象气球探测西太台风就成为了NMC的重要手段之一。每一次数据传来,NMC预报室内的气氛便愈发凝重——是的,他们知道,奇迹即将来临,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超级台风。NMC不敢怠慢,于30日(也就是Wanda进入NMC48小时警戒线的那一天)发布了超强台风消息,并向各地基层气象部门传达。而浙江省气象台更是早先一步发出超强台风警报。专家们预感到,这个有着美丽名字的毁灭之神很可能扑向浙江,也许是温州,也许是台州,也许是当时隶属舟山专区的象山县……

  特殊的年代里有着特殊的意识形态。1956年,国内基本完成了三大改造,狂热而奋进的人们正欣喜地品尝着当家作主的滋味,人定胜天的思维在几乎每一个人的大脑中根深蒂固。然而,在那个连收音机都成奢侈品的年代里,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获知台风的到来呢?除了省、区领导,也许就只有村干部了。而在台风来临2天前,象山县各村的村干部就开始千方百计地动员村民作好防台准备,村口小黑板上写着“可能有12级台风登陆象山港”。可对台风习以为常的村民们怎么可能把它放在心上?1956年的上半年象山经历了一场罕见的干旱,整个七月酷暑难耐,哪会有什么台风?此刻又正值丰收时节,人们正沉浸在大旱之年的丰收喜悦中。更多的人把即将到来的Wanda当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12级台风,而不是一个携带着17级狂风的魔鬼。在象山半岛东端的南庄平原,人们仍然过着往日简朴而充实的生活,他们相信门前涂海塘,相信门前涂海塘能保卫他们的南庄平原——他们的家。甚至有人依旧在村边的一角说书,听书的人们则笑语不断。一切都是那么的波澜不惊。

  8月1日,Wanda跨过了琉球群岛,进入东海,也进入了NMC的24小时警戒线度。由于良好的环境,此时的Wanda依旧维持着155kts的强度——Wanda成为中国有记录以来登陆前减弱最慢的巨型台风之一。西北太平洋暖池的称号在此刻又一次被验证,由此可以想象当时东海的水温……当47年后的鸣蝉在东海加强到150kts后转向离去时,所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,后怕不已——幸好西风槽的及时打击才使浙江逃过一劫。但1956年的浙江人却没有那么幸运……

  从这天上午开始,庞大的风圈开始触及浙江沿海。跑马云从东北急速飞向西南。由于环流巨大,一些渔民根据丰富的经验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,便立刻驾驶着没有装备无线电和收音机的渔船回到港湾——这拯救了在海上的大多数渔民,才没有使1959年吕泗洋的悲剧提前3年上演。浙江沿海开始出现风雨。但即便是在8月1日的上午,处在最危险地段且已经起风的象山半岛依然没有苏醒,老鼠逃窜,跑马云,鱼儿上浮翻滚,以及异常耀眼的太阳光……大自然已经开始提醒,但人们还是没有意识到巨大的危险即将到来。田野里干部群众根据上级命令热情高涨地在台风到来前抢收粮食。的确,大旱之年的丰收确实让人无法舍弃,但那个年代人们潜意识里的狂热和骄傲蒙蔽了自己的双眼。

  从8月1日中午开始,浙江沿海的风力逐渐加大到9级以上,Wanda开始了真正的表演。环流笼罩了整个浙江。同预测的一样,强大的副高中心依然徘徊在日本海上空,但Wanda庞大的体积使副高脊场进一步北抬,导致Wanda的路径再次略微北偏(从310度转向320度)。正是这略微的北抬,使浙北——尤其是象山半岛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险。

  下午4点以后,浙江沿海先后进入Wanda的暴风圈。傍晚,瓢泼大雨如瀑布般在整个浙江大地上倾泻。狂风夹杂着雨水在丘陵和平原间呼啸而过,摧毁着一切它可以移动的东西;雨点几乎与地面平行飞驰,打得人睁不开眼睛。海边掀起滔天巨浪,毫无倦意地冲刷着沿岸的堤坝……象山县的南庄平原上,村口听书的人们一开始还想躲到屋檐下继续,但随后的景象使人们感到极度恐惧——不仅仅是风雨——还有蜂拥而至的潮水!人们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的脚边,屋前的道地已经积满了水,而且水位越来越高,淹进了家门,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浸泡在了海水中。潮水不断上涨,漆黑的夜晚但见一片泽国,时不时有房屋被冲倒的声音传来,狂风推波助澜,被吹离的瓦片在空中飞舞……大海在这一刻没有再次眷顾南庄人,而是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对待着自己善良的乡亲们。人们清楚地记得今天是农历六月二十五,小潮,潮水涨到滩涂的一半就不涨了,怎么会有如此之大的潮水?难道他们所信赖的门前涂海塘抵挡不住台风,崩溃了吗?人们慌乱着寻找自己的亲人,逃离即将被潮水推倒的家。午夜,哭喊声震天,伴随着风雨声回荡在广袤的南庄平原上。

  他们不知道的是,此时无数干部、解放军及部分群众正奋不顾身地冲向门前涂海塘。在人定胜天思想的指引下,在上级指挥部的死命令下,他们身先士卒,为了平原内无数老百姓的生命,义无反顾地在海边与Wanda作着最后的搏斗。然而,事实证明这样做是愚蠢而徒劳的,自然之力不可抗拒。无情的海浪将近千名干部群众从海塘上卷走,再也没有回来……

  公元1956年8月1日22时,5612号台风Wanda(温黛)在浙江省舟山专区象山县南庄登陆。登陆时中心气压920hPa,风速55m/s。美国海军在登陆前夕给予了她130kts的评价——这是当时自建国以来唯一一个以超强台风级别登陆浙江的台风。同时,她也是当时自建国以来登陆中国的最强台风(已先后被7314号台风等打破)。Wanda登陆时风眼依然很大——距离登陆点附近30多公里的六横岛也出现风雨停歇的现象。石埔站气压从当天晚上11点开始疯狂下降,1小时内下降29.5hPa。午夜时分,当风眼南部横过石浦时,气象站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——914.5hPa,换算成海平面气压即为923hPa!这是当时中国测得的气压极值,而那张8月1日晚至8月2日凌晨的石浦站气压变化图也被永远地留了教科书上。浙北浙中沿海风力都在12级以上。由于石浦站的韦尔达风速计于当晚9时被风摧毁,因此在登陆点附近竟没有留下任何风速数据,现普遍认为象山半岛上可能出现了65m/s左右的平均风速,而更有资料指出其极大风速曾达到75m/s!如果后者被确认,那么它将成为有记录以来中国第二风速。

  尽管登陆当天是小潮,但Wanda强大的威力和快速的变压依然将浙北沿海的潮位迅速拉高。浙江澉浦出现5.02m的风暴增水,这个全国记录直到24年后才被8007号台风打破。象山港出现历史最高潮位4.7m。整个浙江沿海有400多条海塘被毁。保卫着南庄平原的门前涂海塘全线崩溃,而幸存的海塘也显得毫无用处——海平面高度已经超过了海塘顶部……海水势不可挡地涌入,80km²的南庄平原一片汪洋,平均水深在1m以上,有些地方水深甚至达到5m,整个平原看不到任何陆地,77395幢房屋被冲毁,很多人在睡梦中被潮水冲走,有些在撤离的道路上被暴涨的潮水淹死。人们唯有爬上坚实的屋顶,攀上高大的树木才得以幸存。良田被淹超过10万亩,无数未被收割的作物遭到毁灭。潮水甚至淹到了象山县城——丹城的城脚。平原内之惨状,也许只有亲历者才有资格描述……象山港无数避风的渔船被海浪打沉;舟山市区内很多大树被连根拔起,有些在海边抗台的人们被狂风吹到空中,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——或者是大海中……

  第二天,平原内依然积满了潮水,但已开始慢慢退去。直到1956年8月4日,积水才完全消退,云层终于漏出了缝隙,久违的朝阳普照着南庄大地——以及经历过这场灾难的无数生命。由于Wanda来临之前没有组织群众往高处撤离,灾后幸存的人们看到眼前的景象几近昏厥——在房屋的瓦砾废墟中,在田间地野上,在残存的海塘边发现了3000多具尸体,241户全家遇难,5614人受伤。人们甚至发现了一些抱在一团的尸体——全家几口人至死也没有分开。除此之外,田间地野还到处散落死去的鸡、鸭,与人类一样,它们也没有逃过这场灾难。人间地狱的景象莫过于此……而实际的死亡人数或许更多,有幸存者指出拥有1800多人口的下山村仅有80余人幸存。令人感叹的是,有50名各级干部在抗台中牺牲,3名解放军战士也永远闭上了双眼。舟山宁波两区共有3625人死亡,仅象山县就死亡3401人。丹城小学成为了临时避难所,人民空军的飞机不断空投物资施以救援。人们在悲痛之余不得不暗自庆幸:要是Wanda登陆时是农历十五,那就真的无法想象了……

  登陆后的Wanda风眼迅速堵塞,继续前行,横贯浙北大地。所到之处,风雨大作。浙江市岭站过程降雨量达694mm;浙北内陆各站点均测得12级以上风。绍兴测得43m/s阵风。杭州平均风力达11级,阵风达35m/s以上,美丽的西湖风景区遭到巨大破坏。当上午10时Wanda中心经过杭州时,杭州市气象台录得958.7hPa的气压,这个记录也成为杭州迄今为止记录到的气压极值。杭州死亡71人——在此之后的31年里,杭州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惨烈的风灾。上海亦测得30m/s的平均风速和34m/s的阵风,徐家汇天主堂尖顶重400千克的铁制十字架被吹折倒挂,这是上海到目前为止所遭受的最严重的风灾……

  由于地形的破坏,Wanda的强度逐渐减弱,并在皖南减弱为一个热带风暴。由于副热带高压不但没有退缩,反而继续维持甚至西伸,致使Wanda继续以西北方向朝内陆推进。她广大的环流和充沛的水汽给中国10个省区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灾害,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:北到天津,南到厦门,西到秦岭,衡阳,都覆盖在Wanda的8级大风之下,而安徽境内部分气象站依然能记录到12级阵风!西北太平洋上丰沛的水汽此刻化为暴雨,被Wanda倾洒在三分之一的国土上。华北平原暴雨成灾,太行山麓的24小时降雨385mm,海河发生大洪水。北京亦受到强降雨侵袭,24小时雨量434.8mm,造成大兴42个村庄过水,永定河水位暴涨。而Wanda也成为建国以后第一个严重影响北京的台风。在与北方冷空气的配合下,Wanda甚至在吉林的第二松花江流域制造了建国以来该地第一次洪水,4人因灾死亡。

  1956年8月3日之后,Wanda经河南、山西、陕西等省,减弱后的低压消失在陕西与内蒙古的交界处。风停了,雨歇了,潮水退却了,然而留在华夏大地上的却是满目创痍……这场空前的浩劫在全国共造成超过5000人遇难,仅浙江就有4925死于非命,1.7万余人受伤,220万幢房屋受到不同程度毁坏,经济损失难以估量。当然,关于死亡人数有很多种说法,限于当时的救援条件和政治环境,实际的遇难人数可能更多,但这已经不重要,因为4925以及其他一系列惊人数字注定使Wanda载入史册——无论是热带气旋年鉴还是地方志书,你都可以在最显眼的地方找到她。对于风迷而言,5612Wanda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王者。对于亲历者而言,5612Wanda是他们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痛。

  Wanda的生命史并不算特别长,只有仅仅8天多一点。然而就是这短短几天,成就了Wanda,使她在中国气象史占据着最醒目的位置,甚至有“中国大陆第一台风”的称号。但4629条冤魂和无数的财产损失不应只告诉人们这些呆板的记录——人定胜天不能继续成为金科玉律,事实上它只是人类的一厢情愿,人无法战胜自然。如今,当年干部群众冒着17级狂风去保卫海塘的做法已经被认为是很不明智的。2004年面对强大的云娜,浙江人选择了转移。我们应为此而欣慰。然而,无论当年的做法是怎样的大错,毫无疑问,有一点应该让很多人汗颜——1956年,领导干部身先士卒、真正为人民着想的精神品质给了人们群众抗击天灾的强大动力,而今天呢?结合2006年过去的碧利斯,我们是否可以反思一下呢?

  6年之后,同名Wanda的台风让香港人体会了“中国第一风速”所带来的巨大痛楚,为Wanda弥补了没有留下风速的遗憾。历史总是非常幽默的,2005年北大西洋的Katrina横空出世,以与5612相同的最低气压、只相差3hPa的登陆气压、同样具有威力的风暴潮和洪水使新奥尔良沦为地狱;使密西西比人把Camille的名字从墙上划去,换上Katrina;使加斯维尔顿飓风的魔影赫然显立……但Katrina无论如何也无法推翻Wanda的统治——南庄,是49年前的新奥尔良,Wanda永远是横在Katrina头上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。5612惊世骇俗的表演将被永远铭刻在编年史上。

  “八一台灾”50年后,南庄平原上树立起了一座纪念碑,以示永远铭记。当5612Wanda100周年纪念日到来时,希望人们依然记得她。历史证明,超级台风Wanda将在未来某一个时刻重新诞生;但我们也希望,到那时惨绝人寰的悲剧不要重新上演。当然,这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。

  台风影响期间,沿海出现特大海潮,浙江象山县最高潮位达4.7m,纵深10km一片汪洋。造成的灾害极其严重。据不完全统计,浙、苏、沪、皖、豫、冀等省市受灾农作物共有6946万亩,毁坏房屋220万间,死亡5000余人,伤1.7万多人。其中遭到台风正面袭击的浙江省损失最为惨重,全省有75个县(市)、49万公顷农作物不同程度受灾,倒损房屋85万间,4926人被砸死、淹死或触电身亡,1.5万多人受伤,冲垮各类水利设施2.7万多处,损毁大小桥梁1500多座,沉损各种船只3500艘,淹死耕牛1400多头,38%的干线公路遭到破坏,浙赣铁路被洪水冲毁10多处,杭州、宁波、绍兴、宁波、嘉兴、湖州等市大部分工厂停产,西湖风景区亦遭到严重破坏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彩神APP平台下载|彩神APP下载安卓版|彩神资讯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某某亲子资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彩神APP,彩神APP下载,彩神资讯,彩神官方APP下载,彩神APP安卓版,

  • 彩神(彩神APP平台媒体)新闻中心,每日持续更新报道彩神APP、互联网、市场资讯、驱动彩神更新、游戏及彩神争霸资讯新闻,是最及时权威的产业新闻及在线投注技巧平台,彩神APP资讯专业发布平台。

  • 彩神APP

  • 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